鼓吹坦克歼击车坚持坦克反步兵火炮反的麦克奈尔将军

提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美国陆军将领,人们大多想到的应该是乔治·史密斯·巴顿、奥马尔·纳尔逊·布莱德利等名将。这些将军在战场上可谓是骁勇善战,用战功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但也有些美国将领算是毁誉参半,比如说美国陆军中将莱斯利·詹姆斯·麦克奈尔中将(死后晋升为上将),他作为美国陆军集团军群司令为美国在战时的军队发展和组织训练工作做出了贡献,但他也一样被美国装甲部队抨击颇多。

在1940年7月美国陆军开启了新的坦克研发计划,其产物是颇受海外用户和陆军部队抨击的M3式中型坦克。这种抨击主要来自于M3式中型坦克的主要海外用户——英国陆军,当时英国陆军为了补充装甲部队的亏损,于1941年从美国购买了许多M3式中型坦克。但是这种多炮塔坦克在实战中问题多多,多而无用的火力、脆弱不堪的防御,都让它饱受部队抨击,甚至于被称呼为“七兄弟棺材”。英国人因此发电报称,他们需要的是坦克,而非是装了火炮的装甲车。

无奈之下美国陆军只能调头去,继续那个和M3式中型坦克同时研发的中型坦克。可是这款坦克的研发方向则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虽然从欧洲战场上传回的情报显示,坦克已经真正成为了左右战争的力量。可是美国陆军毕竟是久疏战阵,所以说美国陆军内部对于坦克的性能侧重点就成了问题。几乎是整个美国陆军都对于坦克是应该进行装甲作战,亦或是让坦克掩护步兵而争论不休。这一情况完全就是不了解实战导致的,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言论。

而我们的麦克奈尔将军在这个时候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全是负面性的,他指出坦克应该用来反步兵作战,至于反坦克任务则应该交给炮兵完成。麦克奈尔本身是一名炮兵军官出身,非常醉心于炮兵的建设。不可否认的是,他在美国陆军历史上最薄弱的间战时期里,大幅度推动了美国炮兵的发展。但如今讨论的是坦克设计的方向问题,他还用炮兵的思维去看问题,那显然就不是很合适了。如果那些美国陆军将领还听了他的话,那么就真的是把美国装甲部队往阴沟里带了。

尽管麦克奈尔此时军衔还是陆军准将,但此时的美国陆军是没有打过仗的,这准将的含金量也是很高了(1941年晋升为陆军中将)。更别提他本人还是美国总司令部的作战训练部参谋长,这说话的含金量就更高了。于是一票美国将领二话不说就表示“麦克奈尔将军说的对”,然后一头扎进了坦克的发展歧途里去了,开始一门心思制造一种以掩护步兵为主要任务的坦克去了,最后成果就是M4式谢尔曼坦克。而我们的麦克奈尔将军还没停下他的奇思异想,他又开始想出新的幺蛾子了。

麦克奈尔提过反坦克炮要交给炮兵,可是炮兵又不能推着反坦克炮追着装甲部队的坦克炮,那么如何让己方的反坦克炮能够追上装甲部队的前进,并随时为装甲部队提供反坦克火力支援就成了问题。而麦克奈尔也不亏是有颇多奇思异想,他直接推出了坦克歼击车的概念出来,并且在1941年11月于德克萨斯州的胡德堡基地成立了坦克歼击车战术和射击中心,用来研发构想中的坦克歼击车。

按照麦克奈尔的思维,新的坦克歼击车必须拥有较好的机动性,并且配备一门足够击毁各国现役坦克的反坦克炮。起初美国陆军在机场拖车和M3式中型坦克的车体基础上进行研发,这两种方案非常失败,均无法满足陆军的期待值。后来坦克歼击车战术和射击中心推出了新的T35方案——在M4A2式中型坦克上配备铸造式圆形炮塔,并且装备了一门从M6重型坦克上拆下来的3英寸坦克炮(76.2毫米)。

这一方案最后延伸出来的就是M10坦克歼击车,基础设计和之前的T35方案没有太多的变化,只不过在装甲上做了减重和对炮塔做了简化。这种M10坦克歼击车在1943年投入北非战场,用以支援前线的美国装甲部队。而此时北非的情况是如何的呢?北非的德国非洲军团已经拥有了装备长倍径坦克炮的四号坦克,并且出现了强大的虎式重型坦克。而M10坦克歼击车刚到北非战场就必须直面这些德国坦克,它所取得的战果将直接决定它的价值。

但很不幸的是,M10坦克歼击车在战场上的表现并不好,虽然说他装备的3英寸坦克炮确实强大,使用了M93高初速穿甲弹之后,威力直逼德国的88毫米高射炮。但是它自身的速度过于缓慢,并不能跟上美国装甲部队的行动。往往就是这个时候,美国装甲部队可能已经惨遭德军装甲部队屠戮,而M10坦克歼击车赶到的时候,它们又因为自身较为薄弱的装甲,无法有效抵御对方的攻击,所以经常被德国装甲部队一并消灭掉了。

事实上,这里我们就不难看出,麦克奈尔的思路有多失败了。确实,从纸面性能来看的线中型坦克可以各司其职,前者专业的反坦克能力也可以为装甲部队提供有效的支援。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坦克歼击车的速度过于缓慢,为了大威力的坦克炮又必须削减自己的装甲,甚至于它连炮塔都是敞开式的。而坦克歼击车的车组成员也不是沿用装甲部队的训练和编制体系,反而在各方面都沿用了炮兵的训练和编制体系,这就进一步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

而对于装甲部队的正确运用,其实在1940年也有定论,那就是生产以突出反坦克能力的坦克,甚至是开发重型坦克来抵消对方的装甲优势。美国陆军为此曾经有过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被放弃的M6重型坦克,这个方案被认为效率不足而被终止。第二个方案则是为M4式中型坦克配备同样的3英寸坦克炮,用以加强M4式中型坦克的反坦克能力。可惜的是第二个方案虽然得以实施,但是这些M4中型坦克一辆都没给美国陆军留下,全部被麦克奈尔都送到苏联去了。

麦克奈尔的理由很明确,他认为美国M4式中型坦克性能优越,并且和现有的M10式坦克歼击车形成了很好的互补,至于支援速度问题,他计划以M18式坦克歼击车予以弥补。而苏联坦克性能低劣,更需要这种经过改装的M4式中型坦克来抵消德国的坦克优势。但现实情况是,美国装甲部队在战场上正被德国装甲部队暴打,各路坦克歼击车根本不能和装甲部队一起发动进攻。而西线中型坦克最好的改型,还是使用了英国的QF17磅反坦克炮。这种窘境可以说是大大丢了美国人的脸,可麦克奈尔却仍旧在推动M36坦克歼击车。

那么作为二战时期的美国陆军集团军群司令的麦克奈尔,难道真的不知道这一切吗?事实上他比谁都清楚这些,但是他作为一名炮兵军官,本固然要在各方面为炮兵谋利。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麦克奈尔拼命阻挠着重型坦克的研发,即便迫于压力进行研发,也不会给出正式的编号,为的就是避免其顺利研发成功。而作为佐证的是,当麦克奈尔于眼镜蛇行动里被己方误炸而死之后,美国重型坦克项目就顺利上马了,其项目产物就是M26重型坦克。

事实上,我们完全可以认为,正是麦克奈尔的私心,让美国装甲部队一次又一次的走上歧途。无数的M4式中型坦克和坦克歼击车在他的错误指导下,在战场上化为了扭曲的废铁,更有许多英勇的士兵不幸死去。但麦克奈尔最后的命运也没好哪去,或许正是因为被装甲部队咒骂的太多,影响了他的气运,结果作为战役隐蔽学说专家的麦克奈尔,竟然在眼镜蛇行动里在阵地里被己方轰炸机炸死,死后连个全尸都没留下,还是通过他的简章确认了他的身份。

Leave a comment